页面载入中...

非遗中国:棕扇舞

  较大的国家外交部长都十分繁忙,通常要有一个类似参谋长的角色来帮助他完成职责,这个职务,在日本便是外务大臣政务官。在英文里,堀井的这个职务是“Parliamentary Vice-Minister for Foreign Affairs”,也就是外交部第一副部长。

  实际上,作为日本外交的第二号人物,堀井岩也是日本参议院的议员,在政坛属于前途无量的潜力股。

  日方出动这样仅次于外长的外交界重头人物与我方代表团会谈,体现了对这次活动的重视,也体现了外交活动的对等性——这相当于王毅部长访日后不到十天,中日双方又举行的一次副外长级接触。

  考虑到王毅部长的访日实现了九年来中日双方第一次外长互访,而中日高端智库会议随之进行,加上这样的会见,代表中日之间关系的温度计似乎有所升温,甚至有可能预示着双方将有更加重大的外交动作。

  《一句顶一万句之出延津记》启用全河南籍演员,河南方言演出,尽显中原是一种态度,尤其是剧中喊丧的罗长礼的一声长鸣:客奠啦,孝子孝孙哭震天!可谓震耳欲聋,直插云霄。河南人,中原人,中国人骨子里的坚韧、委屈、彷徨、孤寂,和勇往无前都在这一声吼中反复回旋,显现。

  《一句顶一万句》原是刘震云的长篇小说,出版于2009年,曾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等多个奖项,译有20多种语言,被称为中国版《百年孤独》。文学批评家张清华评价说:《一句顶一万句》是一曲生存的悲歌,一部命运的戏剧,一曲婉转凄凉的民间咏叹调,一部题旨与叙事完全统一的炫技之书,一部充溢着生命的大悲凉和生存的真荒诞的小说。

  刘震云认为《一句顶一万句》是一部现实魔幻主义的作品,写的好像是现实,但作品体现出来的意蕴却是魔幻的。他举例说到:一个意大利神父来到河南的时候一句中国话不会,转眼四十多年过去,河南话都会说了。来的时候眼睛是蓝的,黄河水喝多了眼睛都变黄了。待了四十年,只发展了八个徒弟。没有教堂就住在破庙里,每天回来给菩萨上香说,菩萨啊,再让我收几个信徒吧。这太魔幻了。正因为有这样一部风格独特的文学经典做支撑,《一句顶一万句》才得以在戏剧舞台上绽放光彩。

  《一句顶一万句之出延津记》的改编者与导演牟森,在80-90年代是备受海内外瞩目的戏剧导演。1993年的《彼岸》,1994年的《零档案》《与艾滋有关》,1995年的《红鲱鱼》皆是现象级的作品。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非遗中国:棕扇舞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