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宠文肉多一对一到处做】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程派名家吕东明逝世,享年88岁 - 第2页

  临床时间是否太短

  “九期一”获批后,有关三期临床试验时长太短的质疑也较多。有学者认为,“36周太短了,可能需要服用药物两年(104周)以得到更明确的效果”。

  对此,“九期一”中国三期临床主要牵头研究者、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精神卫生中心教授肖世富解释,根据疾病严重程度和发展阶段,治疗阿尔茨海默病的临床研究分为对症治疗研究和阻止或延缓病程进展的研究,每一类研究都有相应的试验指导原则。

  “所有药物研发都是先对症研究,根据中国新药审批原则,对于轻中度阿尔茨海默病,临床二期研究时间至少3个月,临床三期至少6个月。我们的二期研究做了6个月,三期做了9个月,完全超过了新药审批要求。”肖世富说,认为“九期一”试验时长不够,是因为有人将其对比了另一类研究,而“九期一”目前则属于对症治疗研究。

  于是我每每回顾自己的创作历程,大体梳理为如下阶段。为改变自己命运而创作的时期,那是自己是知青的年代。既然自己喜欢并且具有些能力,为什么不呢?我的命运也确实由此发生改变,每年参加一至两次兵团创作学习班,还遇到好人上了大学——这是我应该感恩于文学的。从复旦大学毕业分配到当时的北京电影制片厂后,特别是在获得全国短篇小说奖以后,我的创作进入了证明自己创作才华的时期。这一时期最长,往往以责任感、使命感为动力。与此同时,自我证明的意识也还是存在的。

  60多岁时,我做北京语言大学老师已快10年,在不断自我叩问下,终于猛醒——作家之创作,始于改变自己的命运绝不可耻,持续地自我证明当然也是一种动力;但万不可终于自我证明。六十几岁的人了,还要证明自己的什么给别人看吗?都是教授了,还想把自己的命运改变成怎样的呢?

  进而要求自己——既然感恩于文学,那么是不是该回报文学了呢?由该不该回报文学,进而想到该不该回报时代(如果时代不是翻开了改革开放之新的一页,我的命运将又是一回事了);想到该不该回报各个时代的好人,我有幸在各个时代都遇到他们,使我感受到人世间不同温度;该不该回报我来自的阶层呢?表面看它给予我的不多,但往深处一想,不对了,我从它的肌理中吸取过大量的创作营养啊,而它总是默默地任我吸取,从没有索取什么。回报它,实际上也即是回报生活。

admin
【宠文肉多一对一到处做】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程派名家吕东明逝世,享年88岁 - 第2页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