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艳肉乱痕》 全本】有发烧症状的香港男子求医期间自行离开 医院报警

《艳肉乱痕》 全本

  报道刊发后引起印度卫生部门的抗议,他们反对西方媒体将一种新出现的尚不明病因的病症与印度联系在一起,尤其不满科研人员使用印度首都新德里来命名这种病毒。印度一些医学专家甚至认为报道具有政治动机,目的是阻止大批西方人前往印度进行医疗旅行,因为印度以其质优价廉的医疗服务而受到部分西方患者的青睐。

  美国《科学》杂志还举了一个“诺如病毒”的例子。1968年,在美国俄亥俄州的诺瓦克(Norwalk)发生了流行性肠胃炎,医院在患者排泄物中检测出一种新型病毒,随后被命名为“诺如病毒”(Norovirus)。2011年,突然有一个日本人向国际病毒委员会提出抗议,要求更改诺如病毒的名称,因为“Noro”是日本常见姓氏“野吕”的罗马字。无奈之下,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建议将此病毒改名为诺瓦克病毒(Norwalk)。

  压力之下改进疾病命名指导原则

《艳肉乱痕》 全本

  让人寒彻心扉的话语,并不能全然归咎于当事人的无情无义,更应当被审视和检讨的,是只把“被需要”作为人生唯一坐标的心态。 

  其实,所谓“被需要”,帮助他人,应是力所能及范围内的适度付出,也是一种心甘情愿的付出,而不是一种没有底线的牺牲。根据马斯洛的需求层次论,只有在满足了生理需求、安全需求之外,才谈得上更高层次的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

  放大了“被需要”,看似感动了自己,更“感天动地”,其实也混淆了群己权界。所谓“己”者,自己、个人私域也,对应的是“需要”;所谓“群”者,群体、社会公域也,对应的是“被需要”。当“被需要”掩盖了“需要”,群体的光芒就会遮蔽个体,而个体的权利也就黯淡无光,难免有受到侵害之虞。 

  “需要”与“被需要”,两者都是人生的风景,不必厚此薄彼。不羞谈“需要”,也不被“被需要”左右,人才会变得更加成熟、更加独立。这样的人生,也更加令人向往。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艳肉乱痕》 全本】有发烧症状的香港男子求医期间自行离开 医院报警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