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韩国瑜:民进党最怕失去政权 怕贪官被抓东窗事发

  动画组长魏飞:他比较龟毛吧。

  绑定总监张俊:太过于追求完美。

  新京报:为什么要警惕仇恨?

  理查德·弗兰纳根:我想这是我们人之为人的关键所在,因为记住的最好方式,不管是关于战争、死亡铁路,还是对日本和历史,都不是仇恨本身,而是不再被仇恨裹挟。一旦整个社会被仇恨夺走,那么意味着之前人们的遭遇都白费了,一切都重写了。

  新京报:在《深入北方的小路》中,你没有可以去正面描画邪恶,反而着墨于个体的“抗争”,爱与死、爱与失去、战俘在战争中和战后的记忆等等。你想借此和读者传达什么样的讯息呢?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韩国瑜:民进党最怕失去政权 怕贪官被抓东窗事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